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4章 饮人血

    叶小篱欲哭无泪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无法正常运用人类语言的她,连最基本的解释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她有些丧气,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苍老的声音蹿入耳朵,“又是一只尚未成精就贪玩来人间的小妖,现在吃到苦头了吧?”

    叶小篱竖起耳朵,张望着找寻声音来源。

    “找谁附身不好,偏找上多事的叶小篱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那面前丝毫未动的厉云挚,叶小篱断定,一定是动物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只有她能听得懂。

    这时,叶小篱注意到沙发后的矮柜上摆放着一处假山景观,声音来源正是那儿的一只老龟。

    叶小篱用心语向它讨好:龟爷爷,赶紧救救我!

    “法力不够脱身你只能认栽,谁都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老龟的回答,让叶小篱差点哭出来:那我现在怎么办?这个男人好凶!

    “能不凶吗?杀亲之仇,不共戴天。叶小篱可是杀人未遂,让他母亲成了植物人。”

    闻言,叶小篱露出惊恐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扫向旁边放着的一盆发财树,艰难的咽了咽口水:是这一株吗?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老龟在假山边上笑趴,“小妖资历尚浅,怕是在劫难逃。”

    叶小篱满脸委屈:龟爷爷救我!我本无心来人间历练,是被雷劈下来的啊!

    “每月十五月圆时,天门会打开一刻钟,你到时试试能否借此脱身吧!”

    见有了妙招,叶小篱目露精光:龟爷爷长命百岁!太感谢您了!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厉云挚,看着坐在地板上的叶小篱挤眉弄眼的换表情,他的耐心逐渐消耗殆尽。

    厉云挚咬牙切齿的问她:“说!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!”

    我怎么知道?我又不是真正的叶小篱。

    叶小篱在心里嘟囔了一句,紧接着又听到厉云挚对她警告,“你若再装疯卖傻,我今天就要了你的命!”

    说罢,她听见厉云挚的手指关节咯咯响,吓得她背后冒起一阵寒意。

    她将目光看向老龟,再次求救:龟爷爷,怎么办?我不会说人话啊……

    “饮人血。”老龟不疾不徐的为她支招,“饮下世人血,你的身体就能彻底解封,而不仅仅只是附身。”

    闻言,叶小篱将目光落在面前的厉云挚身上。

    他正恶狠狠的看着她,那眼神像是要将她吃掉一般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叶小篱没有别的办法,她只能硬着头皮站起身朝他走去。

    叶小篱突然间的动作,让在场的几人都将目光集中在她身上,直到——她站在厉云挚面前。

    她的身材娇小,哪怕站直了身子也只比坐着的厉云挚高了半个头。

    厉云挚目光里的阴冷不减,他微眯着眸子等待她解释。

    只见她的樱桃小口微微张开朝他的耳朵靠近,可最后并未说出任何话语,反而狠狠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真硬。

    叶小篱费力地咬破他的肌肤,随之而来的是厉云挚的闷哼。

    血腥味在口腔散发开来,叶小篱刚咽下几口混合着血液的口水,就被厉云挚一把拎起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下,叶小篱被摔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此刻的厉云挚站定在她面前,他肩膀的伤口处不断泌出血水,染红了他的白衬衣。

    他伸手覆在脖间,手指沾染上血珠的那一刻,暗黑的因子将厉云挚周身笼罩,他此刻看起来就像是来自地狱的阎罗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