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看到林嘉棠站起来,班主任忍了又忍,最终硬扯出和蔼的表情,温柔地请她坐下,甚至还准备再夸她一遍。

    “老师你能不能别笑了。”林嘉棠被老师的表情吓得一个哆嗦,“我有点怕……”

    班主任一哽,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死,她的脸当即就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深呼吸了好几口气,终于冷静下来,冷冷地扫了眼池乔,说了声“继续自习”,转身便走了。

    班主任一走,班上便哄堂大笑,当中还夹杂着不少对池乔的嘲弄。

    坐在后排的贺青妩看看一脸茫然的林嘉棠,又看看不为所动的池乔,来回几趟,才哼哧哼哧笑了几声——

    这两个人,好像还挺好玩的么。

    虽然班主任的批评被林嘉棠这一通搅和没了下文,但也确实勾起了班上一部分人对池乔的敌意。

    明目张胆得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除了班主任引导的风向,还有先前那个林嘉棠的“苦劳”。

    本来班上早就结成了小团体,对外来的池乔有些排斥,再加上之前原主带头找池乔的茬,班上一部分见风使舵的立刻结成了联盟,一致对池乔。

    仿佛不欺负一个两个同学,这学就白上了一样。

    在林嘉棠住院之前,池乔几乎每天都得面对着班上的捉弄。

    而现在,经过贺青妩的大力宣扬,班上的人几乎都知道林嘉棠摔坏脑子了。

    本来也什么直接的利益冲突,加上带头的人不在了,这段时间那些欺负池乔的人倒是安分了许多。

    然而经过班主任这一通指名道姓的批评,之前隐匿下去的邪风便又飘了上来。

    林嘉棠对此一无所知,但贺青妩看戏看得很清楚,便在午休的时候将眼下的情形掰开了讲给她听。

    贺青妩口干舌燥地讲了一个中午之后,林嘉棠似乎终于明白了这些“年轻人”之间复杂的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已经老了。”林嘉棠真情实感地感慨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就只得出这个结论来?”贺青妩眉头跳了跳,“没有其他的想法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想法?”林嘉棠茫然地反问,“我还能跟他们收保护费吗?”

    林嘉棠一脸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青妩嘴角抽了抽,不知道她的脑回路是怎么拐到这个方面的。

    不过自从林嘉棠摔坏了脑子之后,这样的神来之笔也不少见,贺青妩深呼吸了一口气,决定暂且将这个问题放到一边。

    ——否则到时候被带跑的绝对会是她。

    绝对是的。

    “这时候你不应该采取一点措施吗?”贺青妩更加直白地说,“比如起个头去讨伐她,或者保护她一下?反正就算没有你,肯定也会有人找她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按照最近林嘉棠奇怪的态度,贺青妩倒是觉得后一种可能性大一点。

    但贺青妩万万没想到的是,她的话又给了林嘉棠一点启发。

    随着贺青妩的话音落下,林嘉棠的眼睛随着头顶上的小灯泡一起亮了起来——

    好机会啊!

    这不就是意味着她又有背锅的机会了吗!

    恶毒女配的职责终于可以继续下去了!

    林嘉棠头顶的小灯泡惊喜地转起圈圈,她眼含热泪看着贺青妩,仿佛看到了亲人,恨不得上去亲两口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青妩默默往后退了两步,然后又退了两步,摸摸鼻子望天,“当我什么都没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最终,贺青妩看戏的欲|望和林嘉棠的背锅的迫切渴望都很快得到了满足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老套的体育课后的大课间,班上一个女孩子忽然说自己的手链不见了,闹哄哄地找了一阵。

    最后的结果就是一大群女生聚集在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